归侨二代坚守父辈画室:永不褪色的炭精画

字号: 2018-03-28 11:46 来源:中国新闻网 我要评论(0)

中国侨网位于福建泉州老城区中山路的“相如画室”有些陈旧。 柴韵纹 摄

位于福建泉州老城区中山路的“相如画室”有些陈旧。 柴韵纹 摄

 

中新网泉州3月28日电 (孙虹侯玉苗柴韵纹)在福建泉州百年老街中山路,一家挂满了各式逼真人像画的古朴小店,吸引着过路人的目光。

65岁的胡立人依然用手中的画笔坚守父亲创办的画室。 柯宁 摄

65岁的胡立人依然用手中的画笔坚守父亲创办的画室。 柯宁 摄

白底红字的“相如画室”招牌显得有些陈旧,店内记载着画室历史的字迹却依旧清晰:“胡迈先生,生于1912年,1925年随亲堂漂泊海外,在新加坡初识绘画,在无师指导的情况下,利用打工空闲时间,数年间刻苦自学,学得一手绘画技术,于1935年自新加坡归来,当年开办‘相如画室’……”

胡立人翻看哥哥的油画作品集。 柴韵纹 摄

胡立人翻看哥哥的油画作品集。 柴韵纹 摄

每天清晨,65岁的胡立人打开店门,搬出画板和凳子,开始静静作画。

“这个画室的故事要从80多年前说起。”胡立人告诉中新网记者,1935年,他的父亲胡迈从新加坡归来,带着自学的炭精画手艺,在中山南路大上海理发厅旁边开设“相如画室”。

炭精画又名炭画,是以炭精粉作为颜料,以擦笔、药棉、橡皮等为绘画工具的一种特殊民间绘画形式,富有立体感,易于保存。胡立人说,在照相技术并不发达的年代,人们通常把这种永不褪色的画,当作一辈子最后留给亲人的念想。

“老人年纪大了,就会到画室画一张自己满意的肖像画。突然离世的人,其家人会带着他的照片,到画室临摹一张。”回忆起画室鼎盛时期的辉煌,胡立人淡然道,“仅在泉州市区,最多的时候有十几家画室,后来慢慢的都关了,现在只剩下我这家。”

在胡立人老先生的记忆里,炭精画一开始给自己带来颇多烦恼。“家里有8个兄弟姐妹,只有年长我12岁的哥哥胡作人自小喜欢画画并学有所成,后来到香港定居。”而作为幼子的胡立人,对画画并无多大兴趣,直到20岁那年才在父亲的忠告下决定学画。

“父亲告诉我,学好一门手艺,才能一辈子不为生计发愁。”让胡立人意想不到的是,在自己入门不久,父亲就去世了,留下了饱含一生心血的“相如画室”。

“从画室拿出去的作品,一定不能丢了父亲的脸”,抱着这样的信念,胡立人潜心琢磨画技,无人教授,就闭着眼睛琢磨父亲和哥哥作画时的样子,花了两三年时间终于把自己逼出了师。

时光匆匆,转眼40多年过去了,掌握了炭精画技术的胡立人却愈发忧心。随着科技的进步,数码打印时代的来临,这门永不褪色的传统技艺渐渐失去了往昔的光芒。

十年前,胡立人自学修图技术,在画室里兼做起了打印照片的生意。然而,随着年纪的增长,他已有些力不从心,“年纪一大把了才开始学习电脑打印技术,真的很费劲,但是为了生存,为了跟上时代的脚步,我也只能去学习。”

“现在的年轻人不愿从事这一行业,偶尔上门求教的又多是玩票性质的,学过之后也就不了了之。”胡立人感慨道,也许这一老行当过了不久就会消失吧。

即使如此,胡立人还是喜欢每天早上开店后,备齐炭精画所需的材料,聚精会神地对着照片,时而深思,时而提笔,一坐就是一两个小时……(完)

Tags:炭精 二代 归侨 画室 父辈 永不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